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都市情感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丈夫”!

時間:2012-09-14 11:57:44  來源:編鐘之聲報 隨州都市網  作者:本報記者 希希

       講述人:安然(化名) 年齡:54歲  職業:退休女教師  采訪人:本報記者 希希 采訪地點:名典咖啡

       我約了安然三次,她一直不肯講述她的故事,直到后來我告訴她:你的故事說出來,大家可以幫你出出主意。她才答應,并一再要求不用她的真名,因為她怕傷害到兒子
拯救3.jpg


       緣  分
      “人的一生總有許多難以預料的故事發生,就像許多美麗的際遇,人們總喜歡用緣分來形容這種際遇。”安然不愧是從事過教師職業的,說出來的語言很優美——
       記得那年我二十歲,在一家國企的子弟學校當老師,住在哥嫂家。放了暑假,哥哥和嫂子要上班,侄子不到兩歲,照看侄子的責任就落到了我的身上。為了哄那小家伙高興,我想盡辦法逗他,可他在家里總是呆不住,沒辦法我就沿著街道背著他從東走到西,從南走到北,看看來來往往的人群。白天在侄子的哭鬧聲中打發時間,晚上可是孤枕難眠,炎熱的天氣更讓我心煩意躁。晚飯過后,嫂子告訴我廠禮堂晚上舉行舞會,人很多,可熱鬧了,我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學校里學的舞蹈終于派上用場了。
    禮堂里震耳的音響,閃爍的霓虹燈,很多人在翩翩起舞,我四處環顧企圖尋找到熟悉的身影,希望有自己認識的朋友映入眼簾,但是沒有。我就隨著音樂跳到人群中去了。正當我沉浸陶醉在自我的歡愉之中時,一群男孩在我旁邊肆無忌憚大吼大唱著,看著他們吊兒郎當的樣子,我有些害怕,趕緊想避開他們,可是人太多了,我被其中一個男孩重重地踩了一腳而摔倒在地,我痛得大喊起來,那個男孩停下腳步,怯怯地將我拉了起來,扶著我走出舞場,坐在旁邊的花壇上,著急地問我怎么樣,還痛嗎?又不知所措地向我道歉,瞬間,我倒無言了,他就那樣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等待著我對他的裁決。稍一會兒,我起身跺了一下腳,覺得好多了,這才在燈光下打量起他來,他個子高高的,眉眼很帥氣,年齡和我相仿,眉宇間透露有一種淡淡的憂愁,看著他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說沒事了你可以走了,他說真的沒事了嗎?得到我明確的答復后,他才走。
       從那以后,每天晚上我都去跳舞,并且總是會下意識地在人群里尋找他的身影。一天舞會要散場時,有人拍我的肩膀,嚇了我一跳,我呆住了,竟然是他,他說想約我散步,那晚我們談了很多,他告訴我他叫張陽(化名),在我同一個廠里上班,家是郊區農村的,初中畢業后招工進來,他說很羨慕我有文化能教書育人。從他言語中我看到了人情冷暖和生活的艱辛。因為過早地步入社會,他顯得比我更堅強和成熟。

       婚  姻
       我們談了一年多戀愛,就在他簡陋的宿舍里舉行了婚禮。當時哥嫂并不同意我們的婚事,說是要我們等廠里分了房子后再結婚。但他一直想早點有個家,“有了你,有個家,我才會覺得自己是個男人。”他經常這樣對我說,讓我覺得自己并沒有嫁錯人;橐隼,他沒有過多的壞習慣,只是時常喜歡和一幫朋友打撲克牌。那時的娛樂生活很單調,工作之余男人們最大的樂趣就是打牌和聊天。
       結婚的第二年,我們有了兒子張晨(化名),那時他還在車間里上三班倒,我包攬了所有的家務,除了在學校上課就是回家帶兒子。85年時候,他跟我說他想報考電大,因為他不想和我有文化上的差距。我全力支持他,每天他除了去上課和回家看書以外,家里的事情我從來不讓操心。兒子五歲時的一個冬天,我去學校上早自習,就把熟睡的兒子鎖在了家里,等我下課回來,發現兒子竟然不在家了,嚇得我渾身發軟,找到兒子時,鄰居告訴我,兒子穿著單薄的衣衫在樓梯口站著,瑟瑟發抖地說要等媽媽,多虧鄰居早起時看見。張陽從小沒有了父母,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雖然苦,可爺爺奶奶也寵他,家務活他都不會干。即使是他先下班回家里了,也會端杯茶看報紙等我回家做飯,但我從來沒有抱怨過,我是個很傳統的女子,總覺得女人做家務是天經地義的,我的這種思想也縱容了他。不過,那時他還是個有恩念的男人,他在他的朋友面前總是夸贊我的賢惠和能干。
       日子一天天地過著,兩個人的工資不多,但也能精打細算地過下去。直到后來,廠里的效益日漸不景氣,就把子弟學校分割出去,成了地方學校,這使得我后來沒有隨著廠子的倒閉而下崗。那幾年,他常常抱怨自己的運氣太差,剛讀完書還沒混上好崗位廠子就倒閉了。1999年,工廠因為改制而裁減了人員,他也在裁減之列。下崗后,他也曾嘗試著做各種小生意,但因不能吃苦而終結。那一年,家就靠我一個人的工資撐著,兒子剛考上大學,開銷也大,期間,我也有過沮喪和苦惱,畢竟生活的艱辛是會讓一個女人喪失信心的。但看著優秀的兒子逐漸長大,我就常常地鼓勵自己,也鼓勵他,再想想辦法,我們一定會好起來的。

        糾  結
        一天晚上,張陽翻來覆去地睡不著,終于開口對我說。他想去廣東打工,以前的牌友們早他幾年出去,現在都過的不錯,他一個大男人也應該去外邊做點事,我很支持他去,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決定改變了我的生活。
自張陽出去后,便沒有了音訊。我一直善良地認為,他是在外面辛苦地打拼,因為沒有成績,所以無顏面對我和兒子。那時兒子讀大學正需要用錢,于是我就拼命地賺錢,在每一個周末去別人家里做家教,每月按時給兒子寄去生活和學習費用。有一次兒子放假回家,看我的臉色很差,催著我去醫院做檢查,我安慰兒子說“沒事,媽媽就是貧血,休息幾天就會好點的。 ”其實,因為過度的勞累和營養不良,我已患上了多種疾病。但我不能停下來,兒子還需要我。直到兒子讀完了大學,有了份工作后,我才讓自己歇息了下來。這幾年,張陽從來沒有回過一趟家,打過一次電話,寫過一封信,也沒有往家里寄過一分錢。他似乎忘記了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我也曾問過他的朋友,是否有張陽的消息,朋友都說沒和他在一起工作。后來,我的一位女友告訴我,她聽別人說張陽在外面和一個富婆同居了,那女子是個寡婦,丈夫因車禍去世了,龐大的家業落在她的身上。據女友描述,那個富婆很霸道,她對張陽很好,卻不允許他和別的任何女人接觸,包括妻子。聽到這些,我的心似乎被掏空了一般。一個男人用這樣的方式活著,還有尊嚴嗎?!
       當我輾轉地打聽到張陽的電話號碼后,我想和他談談,談談我和兒子這些年的艱難,談談我和兒子想原諒他,讓他回家的想法。電話接通了,誰知他卻對我說:“我現在就認錢。我天天看著那些有錢人百元鈔票不是一張張地數著用,而是一摞摞地甩著花。我才知道我原來過的是什么樣的生活。”后來我再打電話過去,是那個女人接的,她問我是誰?我反問她是誰?她答,我是他老婆。自那以后,我和兒子就對他死心了,就當家里沒有他這個男人,兒子說:“我這輩子決不會再認他這個爸爸!”
       上個月張陽托朋友打電話給我,說他出了車禍,現在面臨著雙腿截肢的情況,那個富婆丟下了50萬元的治療費后,就再也沒了身影。張陽說他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醫院里,很想念兒子,也想我,問我愿不愿意去照顧他。講到這里,淚水溢出了安然的眼眶,看得出他對張陽的感情。“但兒子堅決不同意我去照顧他。”想起他這些年的自私和狠心,我也不愿意去,但他畢竟是我的丈夫啊……
       起身離去的時候,安然的眼眸里寫滿了擔憂和痛苦。我想,那擔憂一定是對張陽病情的牽掛,那痛苦,則是不能抉擇的糾結。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隨州遠古棋“復活”    益智休閑備受青睞
隨州遠古棋“復活”
隨州巖畫文化探考: 隨州“仙人棋”巖畫   棋文化源自隨州的物證
隨州巖畫文化探考: 隨
隨州雞血玉藝術品鑒賞
隨州雞血玉藝術品鑒賞
首個純“根味”文旅莊園開放酬賓
首個純“根味”文旅莊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隨州編鐘報社 | 法律顧問 |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清華網絡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主辦單位:隨州編鐘之聲報社 隨州都市網
新聞熱線:0722-7117922 廣告、服務熱線QQ:1254373707
舉報電話:0722-7117922 舉報郵箱:1254373707@qq.com
本站由隨州編鐘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網站備案號:鄂ICP備09003029號-8 技術支持:隨州清華網絡

鄂公網安備 42130202001923號

国产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