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人文隨州 > 隨州文學

我以我血薦軒轅

時間:2021-06-16 07:59:09  來源:編鐘之聲報 隨州都市網  作者:方鵬霏

       上世紀30年代,前控荊楚、后拒秦隴的陜西省城固縣有一位地下共產黨員胡哲,他走路帶風、昂首挺胸、立場堅定、赤膽忠心、智勇雙全、憂國憂民、臨危不懼、正氣凜然、英偉不凡、威震陜南,人民群眾拍手稱快,國民黨反動派懸賞緝拿,面對白色恐怖,胡哲逆勢而上,毫不畏懼,創建南城褒邊區革命根據地,創建陜南游擊大隊,利用秦嶺山大林深,巧妙與敵周旋,掩護大部隊轉移;在擔任勉縣縣委書記期間,勤政廉潔、為民謀利、一馬當先、勇闖龍穴、巧入虎潭,突出中心抓重點,使早期的中共黨員人數半年激增45人……胡哲“壯立秦嶺斬雄頑、氣蓋巴山謀福祉”,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成為中國共產黨民主革命時期精英先烈之一,彪炳史冊,永世流芳。

        兵以謀為勝
       胡哲, 字子明,乳名來生,1911年冬出生于陜西城固縣竹園村。胡哲自幼天資聰穎,勤奮好學,熱愛自然,1924年進入省立考院小學讀書,1927年9月考入設在漢中的省立第五師范學校,校長即是當年聞名陜西的愛國志士、教育名家傅鶴鋒先生。鑒于胡哲的機敏睿智,正直善良,寬大信人,傅鶴鋒心有厚愛,寄予希望,經常給他“吃偏碗飯”,講做人正直、為人厚道、做事光明、處世磊落的道理,使胡哲正能量增強,樹立起遠大抱負,決心為天下百姓謀利益、求解放,解貧苦百姓于倒懸之中。后來,王尊一校長主政,推行專制主義治校方略,年少氣盛的胡哲對此不滿,進而公開批駁,闡述利弊,主張民主,遭到了王尊一的反對和排斥,思想活躍、行為激進的胡哲只好離開省立第五師范學校。于1929年夏,轉入省立漢中第五中學高中部學習。因胡哲為人正直,疾惡如仇,待人厚道,深受同學和老師們的擁戴,被推選為學生會代表。

       1929年7月,中共陜西臨時省委在書記杜衡主持下,于渭南辛市召開了第三次全會,傳達中央指示和通過《陜西問題決議案》,會議決定今后工作的主要任務是恢復黨建組織、救濟難民災民等。會后,臨時省委派人分赴陜北、陜南、渭南等地恢復黨團組織。陳征以國民黨陜西省黨部巡視員兼南鄭(今漢臺區)黨務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的公開身份來漢中后,很快與曾在武漢共事、參加過廣州起義的中共黨員田中瑞、楊杏生取得聯系,在民主街陳征的租賃房內召開會議,正式成立了中共陜南小組,陳征擔任組長。中共陜南小組成立后,主要在學生中開展以傳播新文化、新思想、培養進步青年為主要內容的一系列活動,并在漢中幾所中學挑選出積極分子余晴初、傅亦民、胡哲等7名學生代表,成立了“漢中學生運動會領導小組”。10月10日,漢中學運領導小組帶領漢中各學校學生組成“反帝、反封建、反專制”的游行隊伍,砸爛了被舊學閥、封建把頭(十人團)長期把持的漢中教育局,并將督學白干丞、段開遠戴上尖尖帽扭住游街示眾。這是中共陜南小組組織學生開展的第一次學生運動并取得勝利,為以后的學生運動起到了導向作用。同年冬,省立第五師范學校進步學生傅亦民、陳文華、何士林、黃勉初、楊韶秀等在陳征的帶領下,組織起“馬列主義研究小組”,后更名為“社會科學研究會”,開展無產階級革命理論的系列學習,并結合社會實踐,組織進步學生討論會、辦論會、控訴會等,針貶時弊,激揚文字,揮斥方遒。

1930年,中共陜南小組組長陳征利用學校放寒假的機會,在漢中東郊農職校(今漢中農校)與進步教師傅鶴峰、王如海、吳鼎臣等一起舉辦了“黨務訓練班”,選拔漢中各學校進步學生陳文華、何士林、胡哲、古長茂、傅亦民、宋玉蘭等40多人參加培訓。培訓班講授社會科學、馬克思主義原理、共產主義知識等內容,還組織學生開展演講辯論、流動宣傳、社會調查活動。最后,又組織青年學生進行了長短槍(空槍)射擊訓練。這次系統地共產主義基本理論培訓、社會實際調查、槍械訓練,在陜南大地上播撒了革命種子,陜南學生的革命理論水平和社會實踐活動得到增長,為學運活動培養了骨干。培訓班結業后,陳征又組織學員搗毀了漢中城隍廟神像,破除封建迷信,在漢中城內引起極大反響。1930年7月1日,中共陜西臨時省委在藍田縣鞏村高小召開第五次擴大會議,提出今后的中心任務是領導和發動農村農民斗爭,準備武裝暴動。胡哲在求學期間,受地下黨組織的培養及革命理論洗禮,在思想上有了質的飛躍,對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有了明確認識,踴躍投入革命洪流,積極參加學生運動,帶領學生救亡宣傳隊,搞罷課、鬧學潮、向舊禮制宣戰。第二年假期,胡哲邀請城固學友,在家鄉積極開展反對苛捐雜稅、反對封建主義、反對軍伐統治的宣傳活動,組織農民開展抗款抗稅抗捐的農運斗爭,同進步學生一起創辦貧民夜校和農民協會。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胡哲放棄學業,直接參加到反帝反封建反軍閥的革命洪流中去。

       胡哲家住三國時諸葛亮稱為“赤土坡”的東九嶺黃土高坡。秦嶺南麓延伸地帶經發源于1900多米高的鵝風包文水切割,岸西為西九嶺,岸東為 東九嶺。三國時諸葛亮稱東九嶺為"赤土坡",觀形察勢后認為方十五里的赤土坡是排兵布陣的理想寶地,十分切合《奇門遁甲》中的山川態勢,在此布"奇門八卦陣",無人能破。八卦陣學名: "九宮八卦陣",是遠古三皇時代的軍事陣法,最早為黃帝發明,諸葛亮精研《奇門遁甲》后發揚廣大。清康熙《 城固縣志. 古跡》載: "赤土坡,方十五里,土色俱赤,武候屯軍于此"。諸葛亮 在赤土坡屯兵布奇門八卦陣,與樂城、漢城形成掎角之勢,北拒曹魏,南控荊楚,使漢中成為蜀國北方屏障防御鐵壁,保證了成都首府安全,使三國蜀漢偏安43年。胡哲從13歲就喜讀《水滸傳》《三國演義》《西游記》等古典小說,尤其對諸葛亮崇拜有加,他認為諸葛亮“兵以智為勝”是最高和最杰出的軍事思想。土匪李秀川在發源于秦嶺的湑水河兩岸為匪作歹、搶擄民財、霸占民女、攔路劫貨、燒殺行船、作惡多端,城固、洋縣百姓民憤極大,人民群眾希望有棱有角的綠林豪杰出頭露面將此土匪懲辦;洋縣馬暢商會人說:“誰把李秀川這個禍害給除了,給他修生祠敬奉他”!。1931年,剛返鄉的青年才俊胡哲得知后,少年氣盛、義憤填贋、初生牛犢不怕虎!決心申張正義、為民除害、解民倒懸。胡哲先謀而后動,暗中觀察李秀川的行蹤10天,發現李秀川是城固后灣村人,從小好逸惡勞、偷雞摸狗、無惡不作。掌握了李秀川的行動規律后,他又發現李秀川平時槍不離身,看來要除掉李秀川必須得有手槍,不然就會吃虧。胡哲暗中籌措資金,動員家庭富裕的城固籍在校讀書時的學友們資助,湊足了100現大洋,找傅鶴峰恩師幫忙購買手槍。傅鶴峰介紹胡哲去找自已親戚國民黨駐漢一○二團迫擊炮連周有林幫助,終于買到一支手槍。手里有槍,心里不慌,腳踏實地,辦事有方。胡哲認真思考、周密計劃、制訂方案。然后找到中共城固縣委書記鄭月波匯報。鄭月波書記堅決支持胡哲的革命行動,認為方案可行無露洞;但為了保護共青團員胡哲敢于為民除害的大無畏氣慨和革命斗爭精神,為了慎重再慎重,特別指示升仙村黨支部書記陳伯烈陪同胡哲先期進行示范演練,做到萬無一失、百無一疏、一次成功。1931年9月的一天,地下共產黨員胡居仁給遠房親戚李秀川送信,說四川兩位生意人帶了很多大煙,在西惠渠的涵洞石壁大窟窿里存放著,等有錢人去交易。李秀川一聽來了勁,叫了一名家。ㄍ练耍┍成喜綐屃⒓辞巴骰萸,剛走進黑古隆咚的涵洞約40米處,“啪”的一聲槍響,子彈射進了李秀川右太陽穴,作惡多端的土匪頭子李秀川得到了應有懲罰。除掉慣匪李秀川,奪得手槍一支步槍一支,胡哲認為槍雖少但有大用處……胡哲遂利用兩支短槍一支步槍,又打制了一批大刀和長矛,成立起了10多人的武裝隊伍,開始在秦嶺山區和洋縣、褒城一帶開展武裝游擊斗爭。此隊伍暫時雖小,卻是中共陜南特委和城固縣委的第一支武裝斗爭隊伍,為此后的紅二十九軍和陜南游擊大隊成立奠定了基礎,培養了骨干,起到了示范導向作用。鑒于青年才俊胡哲的英勇頑強、足智多謀、敢想敢干的大無畏精神,中共陜南特委書記指示特委委員胡居仁、王燮兩人培養胡哲,使其早日加入中國共產黨。

       城固文川東集不法商人羅慶云,向國民黨城固縣黨部告密,說:“沖虛觀是地下共產黨的秘密農會所在地”。中共陜南特委指示胡哲帶領游擊隊前往鎮壓反動商人羅慶云。胡哲辦事干練、堅決果斷、有勇有謀、智勇雙全;羅慶云是不法奸商,東南西北四面八方進貨與賣貨,行無定處。胡哲先派人進行偵察,確定羅慶云行動規律后,突然襲擊、甕中捉鱉、一舉成功。于1931年農歷8月15日晚,羅慶云正在家中與三姨太髙高興興賞月戲玩過中秋節,胡哲帶領武裝農民30余人,手持長矛、大刀、土槍突然闖入,手起刀落,羅慶云的肥頭大腦咕嚕嚕滾到了陰水溝里。鎮壓了不法商人羅慶云后,打開長期禍害、欺壓一方百姓的奸商羅慶云京貨鋪,沒收其錢幣、布匹、百貨等商品,一部分作為開展對敵斗爭的活動經費,一部分發放給當地的貧苦農民。經過黨的教育培養、經過武裝斗爭的生死考驗、經過艱苦卓絕的戰斗錘煉,于1931年10月,由胡居仁和王燮兩人介紹,胡哲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軍以地為本
       1931年秋冬干旱,土地歉收;1932年鬧春荒,許多百姓吃樹皮草根,而為富不仁的一些大戶人家囤集糧食不與救濟災民,許多老弱病殘及嬰兒都活活餓死,南城褒邊區餓殍遍野。胡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如何賑災救民成為胡哲的心病。胡哲同張仁俊、張繼五、陳伯川等在木槽口召開諸葛亮會議,人人獻計獻策出主意想辦法,最后形成決議:以全縣1000多人的農協會員為骨干,帶領災民“吃大戶”,如果大戶人家不愿賑災救民放飯救民者,則利用晚上夜幕掩護打開其糧倉、糧囤,把糧食分給災民;同時開展抗苛捐雜稅活動。胡哲、王燮兵分兩路,各帶農協會成員500多名,分別在斗山、龍頭、沙河營等地發動群眾抗苛捐雜稅和打土豪、分糧食,先后把張家營、吳家灣、陳家灣等地的地主張永昌、吳老八、陳明善等20多家的糧倉打開,分給無糧百姓,賑災救民。中共升仙村黨支部還號召百姓痛打催糧催款委員,并將其裝進雞籠用雞公車推上游街示眾。由于措施得力,行動果斷,斗爭激烈,夜里突襲,各地為富不仁的地主老財還沒來的及藏糧和轉移貨幣,就被農協會襲擊一空,使漢中域地內災民渡過了春荒,及時安苗下種。

       1931年10月,秋寒來的早,料峭的秋風橫掃落葉。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國民黨城固縣黨部會同原公民團大隊長傅秉三帶領100多名團丁,包圍了沖虛觀農協會,打死共產黨員張振藩,打傷農協會員10多人,逮捕農協會員9人。一時間白色恐佈籠罩著陜南上空。胡哲立刻給中共陜南特委建議:一是印發傳單,揭露國民黨城固縣黨部鎮壓農民識字人員罪行,造成強大的輿論攻勢;二是電告各縣,調動各縣農協會支援,以眾壓勢,逼迫國民黨城固縣政府釋放被捕人員。胡哲與其他同志日夜加班加點,印制了數萬份傳單,散發漢中域內各縣,向民眾公布城固農民學文化而被槍殺逮捕的事實真相;并通電漢中域內各縣,使各縣到城固聲援、慰問、聲討的學生、農民代表有4200多人!城固縣各飯店全部包攬兄弟縣學生和農民代表食宿。中共陜南特委又作出緊急決定:趁熱打鐵,組織(連同城固)6000多人的隊伍上街游行示威,包圍國民黨城固縣政府,要求懲辦兇手,釋放因學文化而被捕的9名農民,賠償損失,減免田賦,安葬死者。國民黨城固縣政府懾于百娃的群情激憤、義憤填應、人多勢眾,怕事態擴大難以收場,答應了城固農協會一切要求,當場釋放了被捕的9名農協會員。中共陜南特委在事后總結發動百姓與敵斗爭的經驗時,許多同志認為胡哲點子稠、有智慧、勇敢頑強、敢做敢為、臨陣不亂、大義凜然、智勇雙全、 臨危不懼、力挽狂瀾、正氣凜然、龍驤虎步 、英姿勃勃、奮勇當先、視死如歸、挺身而出、威震陜南、深得民心,有人給胡哲還送了個“小諸葛”的綽號。

        但這件事情并沒有結束。漢中綏靖司令部張榜通緝“匪首”胡哲。在陜南特委委員王燮、胡居仁、鄭月波等掩護下,胡哲得以脫險。胡哲逃出虎口后立即思考著一個問題:急需建立紅色根據地。“軍以據守有屬于自己的地盤為上策”!不然,下次中共黨員誰遭到當局通緝或遇到過不去的高坎了,難道又東躲西藏的逃命?因此,在中共陜南特委召開的黨代會上,胡哲提出:“實行紅色割據,開辟陜南共產黨自己的地盤,在城固、南鄭、褒城三縣交界處、三縣均鞭長莫及的秦嶺深山原始森林處開辟出一片領地,使省上派來的領導和陜南特委有一個安全環境;還可以打野獸、種藥材、種糧食等解決經費不足問題”。全會一致通過并形成決議,名稱叫做:“南城褒邊區紅色革命根據地”。且上報中共陜西省委……

       1931年12月11日,胡哲、王燮、張仁俊等組織城固、洋縣、西鄉、褒城等縣黨團員、“紅軍之友”社員、農協會員140多人,在城固縣升仙村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陜南第一游擊大隊,胡哲任副大隊長。會后游擊大隊向秦嶺深山有數座山洞、進退自如、易守難攻、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大木場轉移,籌備成立南城褒邊區紅色革命根據地。不料在轉移途中剛到達吳家灣村時,意外與武鄉民團遭遇,民團武器精良,游擊大隊大部分隊員用的是大刀、長矛、鍘刀、匕首等,難以與民團打陣地戰。為了保存革命火種、為了減輕游擊隊人員傷亡、為了讓更多的游擊隊員突圍,胡哲與王燮義無返顧留下作掩護。他倆利用兩支手槍,依據有利地形艱苦戰斗,最后在彈盡手榴彈扔完的情況下被捕。敵人將兩人關押在板凳河。胡哲將身上僅有的12枚銀元全部給了看押的團丁,利用夜幕掩護,在團丁的協助下兩人越墻脫險。隨后于第六天又組織起20多人的游擊小隊,在胡哲和王燮的帶領下,活躍在秦嶺深山的天臺山、建雞崖、華陽一帶開展武裝革命斗爭。

       1932年1月,中共陜西省委派陳淺淪回漢中,以教員身份為掩護領導學生運動,開展革命武裝斗爭。不料于5月即遭當局逮捕。9月被各方面營救出獄后在古漢臺的東華廳居住療傷,繼續開展革命工作。1933年初,省委先后派楊珊、孟訪周、李艮等同志來漢中,研究籌備成立紅二十九軍事宜。在陳淺淪的領導下,由孟訪周擔任軍事教官,利用古漢臺的公眾場合,抽調了各縣胡哲、陳文華、何士林、古長茂等20多名黨團員骨干份子,在望江樓開辦軍事訓練班,學習運動戰、游擊戰、陣地戰、圍點打援等戰略戰術,培訓了一批軍事指揮人員。陳淺淪同志后任紅二十九軍軍長,在西鄉縣開展武裝斗爭中,因發生“馬兒巖事變”而光榮犧牲。“馬兒巖事變” : 即紅二十九軍軍部被叛匪血洗而遭到重大損失的事件。1933年3月,國民黨漢中綏靖司令部第五十一旅進抵西鄉縣“圍剿”紅二十九軍,收買了紅軍隊伍的原地方神團首領張正萬里應外合制造了血案。3月底,張正萬聯絡土匪頭目和原神團骨干,趁軍部派出大部隊外出剿匪、軍部機關駐地馬兒巖兵力單薄之機,積極策劃叛亂。4月1日,軍部首長及邊區蘇維埃政府領導人在馬兒巖召開聯席會議,研究擴大紅軍、征集糧草,準備入川等問題時,原神團首領張正萬將勾結的叛匪和漢中綏靖司令部的三個營,分四路乘機向軍部進攻。張正萬率領匪徒直撲馬兒巖軍部,軍長陳淺倫及其它領導人李艮、陳子文、孟芳洲等猝不及防,匆忙應戰,當場犧牲高中層領導40多人,許多領導被俘后遭殺害,警衛隊被打散,軍首長警衛員與叛匪激烈博斗,掩護首長撤退。孟芳洲、杜潤之等領導干部先后犧牲,二十九軍軍長陳淺倫、政委李艮突圍之后又遭被捕。附近紅七十三師聞訊后趕去支援,但為時已晚,戰斗早已結束,只好半途而歸。4月4日,軍長陳淺倫、政委李艮被殺害于西鄉磨子坪。神團首領張正萬曾為紅四方面軍收編,擔任川陜游擊大隊“一把手”司令員,陳子文任政委;紅二十九軍成立后,西鄉籍共產黨員陳淺倫從西安返回擔任“一把手”軍長,李艮任政委,張正萬心存芥蒂,再加土匪本性難改,于是勾結敵軍和地方民團,制造了血洗馬兒巖的反革命事變。釀成這一事變的主要原因:是部隊發展太快,成份不純,對收編的神團、土匪警惕性不高,沒有采取果斷措施,打亂建制,進行改編和改造,沒有清除土匪頭目的反動影響,導致了紅二十九軍的喪失,留下了血的教訓。

       1933年3月,中共陜南特委派王燮、胡哲兩同志,迎接省委派來陜南指導武裝斗爭、建立南城褒邊區紅色革命根據地的特派員楊維三。在楊維三的主持下經過數次開會研究,決定在城固縣唐天觀河壩成立紅二十九軍第二游擊大隊,胡哲任第三中隊中隊長。胡哲又用智謀,在中共呂家村黨支部的配合下,設計讓國民黨第十區的區丁去吃結婚酒席,輕而易舉、一彈不發、毫不費力的奪取了駐呂家村第十區步槍11支,子彈600多發,手榴彈30余顆,馬刀13把,殺死了看守區丁呂紀錄。其后,又用計謀殺死了文川民團頭子陳信堂、褒城杜家灣惡霸李唐民、武鄉九滾場偽保長白某等;同時還啃下了一個硬骨頭,用智謀打下城固一方首富、有快槍30多桿的秦嶺山中水磨賴家寨,打開賴家寨糧倉,將糧食全部分給貧苦山民……終于在秦嶺深山的大木場建立起“南城褒邊區紅色革命根據地”,與國民黨反動派頑強相持,英勇斗爭,相機而動。

       國民黨漢中綏靖司令部喪心病狂,動用三個營圍捕南城褒邊區紅色革命根據地一年多也沒有打垮第二游擊大隊;盡而又玩弄伎倆,懸賞一千現大洋捉拿胡哲,也沒有得逞。最后在根據地沒有糧食的情況下,游擊大隊主動進行戰略撤退,化整為零、保存實力、分散撤出、繼續戰斗。胡哲、王燮各帶領一部分游擊隊員,分別在文川、斗山、原公、馬暢、上元觀、小南海、武鄉、褒河、南鄭、勉縣、寧強等秦巴山區和淺山區活動,與敵人進行持久戰、運動戰、游擊戰。

        1933年4月,紅二十九軍西鄉“馬兒巖事變”發生后,中共陜西省委派張德生、汪鋒等來漢領導陜南特委工作,重建紅29軍,開辟川陜蘇區紅四方面軍與陜北根據地聯系的“地下紅色交通線”。胡哲安排張德生、汪鋒等住在秦嶺深山城固以北與留壩縣交界處的最高峰2600多米的摩天嶺朝陽洞指揮陜南特委對敵斗爭。陜南第三游擊大隊成立后,胡哲任第二中隊中隊長。從此,這支革命武裝力量又重新戰斗在秦巴山區。1933年7月22日夜,胡哲經過周密佈署,前后掩護,梯隊挺進,里應外合,帶領100余名游擊隊員和400余名赤衛隊員,包圍了漢中綏靖司令部駐扎在秦嶺南麓洞陽宮寺廟的敵軍一個排,擊斃敵軍6人,擊傷20多人,其余狼狽逃竄。共繳獲步槍30余支,子彈700余發,手榴彈150顆,營救出被抓的農協會員。使陜南特委負責人張德生、汪鋒等同志搬遷到條件較優越的洞陽宮寺廟內辦公和指揮陜南武裝革命斗爭。1933年8月,胡哲又率領游擊隊伏擊了勉縣青橋驛國民黨38軍輜重隊,繳獲大批戰利品,把多余槍支彈藥支援給寧強、勉縣、南鄭、洋縣、略陽等地的農協會。1933年9月,一舉奪回了大木場南城褒邊區紅色革命根據地,陜南第三游擊大隊也發展到400多人。1933年10月,胡哲當選為新成立的“中華蘇維埃南城褒邊區革命委員會”委員,兼任軍事委員會委員,具體負責指揮陜南的軍事斗爭。

       “中華蘇維埃南城褒邊區革命委員會”新政權的成立,震撼了漢中綏靖司令部和國民黨漢中黨部,反動當局急調川兵和甘肅隴南一部分敵兵,共6000多人圍攻中華蘇維埃南城褒邊區革命委員會……在撤退中川陜蘇區獨立第三團受挫,胡哲帶領陜南游擊大隊的第二中隊全體游擊隊員牽制敵人、掩護大部隊撤退,在秦嶺觀音山一帶密林中堅持戰斗七晝夜,完成了掩護川陜蘇區獨立第三團撤退任務。戰斗雖然打的殘酷艱難、十分激烈,但二中隊利用山勢和地形熟悉等優勢,從四川軍、甘肅軍、漢中軍結合部制造摩察,兩面打槍,借敵人打敵人;二中隊所有隊員均穿敵人軍服,在大森林中與敵人周旋;借四川軍與甘肅軍聯絡不暢、地形不熟,打運動戰,帶著敵人兜圈子,在運動中伺機消滅敵人;轉戰自如,靈活機動,輕松愉悅,圍點打援;運用“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游擊戰十六字秘訣,先后消滅敵人600余名,第二游擊中隊卻僅傷亡隊員各一名。戰后有一名敵軍團長對這次圍攻戰形象比喻為:“瞎子騎瞎驢、猛牛入深譚一一一施展不開拳腳”!游擊第二中隊寫下了民主革命時期以少勝多的優秀戰爭范例!胡哲被中共陜西省委評為"模范紅軍指戰員",胡哲的這一“以少勝多、周旋作戰”范例被張德省推廣全省效仿。

        為便于隱蔽和保留革命火種,中華蘇維埃南城褒邊區革命委員會第三游擊大隊化整為零,繼續從事艱苦卓絕的對敵斗爭。1934年春,胡哲、田文舉等又找尋回南城褒邊區大木場根據地游擊隊失散人員,組織起30多人的紅色武裝隊伍,活動于城固、南鄭、褒城、勉縣、洋縣、西鄉、寧強一帶。到1934年7月,隨著革命形勢的向好發展和各縣地下黨組織的秘密建立,南城褒邊區革命委員會地下黨員人數日趨增加,革命武裝斗爭又如火如荼、轟轟烈烈、聲勢浩大的開展起來。

        妻以賢為德
        胡哲其實有一位賢淑溫良、德善雙佳、才俊貌美的革命伴侶,名叫李翠蘋。

       早在胡哲上中學時,他父母親就為胡哲和本村一位叫李翠蘋的姑娘定下了親事,之后雙方父母雖多次催逼胡哲結婚,但都被胡哲婉言謝絕了。

       西鄉“馬兒巖反革命事變”之后,中共陜南特委派胡哲回城固聯絡原陜南游擊大隊失散人員,籌集經費,準備再建地方武裝。胡哲接受任務后,又一次潛回城固,籌措了部分經費,聯絡了原第一、第二、第三游擊大隊的一部分老游擊隊員,交待了聯絡暗號、時間、地點,佈置了任務,然后回到家中,想辦法說服父親,再多籌措一些資金。

       胡哲回到家中,正好碰上李翠蘋父親和他的父親又在一起商議兒女姻嫁之事。因為胡哲的婚事已被擱置五年多了,按當時的習俗,女子二八(16歲)不嫁,就被人喻為“老姑娘”,可胡哲、李翠蘋已經均是二十多歲的人了,雙方父母很是著急,決定采取“非常”方式,迫使胡哲完婚。

        夜深人靜時,胡哲向父親說起這次回家的任務,并請求父親幫他再籌集部分資金。胡哲的父親是一位開明人士,曾多次賣田賣地支持兒子的革命工作,但這次卻提出了條件,要胡哲馬上完婚,否則不但不給胡哲籌集經費,還不準胡哲再出家門。胡哲正準備說服父親,但父親不容分辨的說:“哲兒,你的心事我了解,但你今年已二十多歲了,我只指望咱們胡家有條根苗啊”!說著,胡哲的父親已是老淚橫流。透過父親那溝豁縱橫的滿臉淚珠,看到父親那漸老的背影,想起父親一次次為自己傳送情報,勾起父親一次次變賣祖輩留下來的土地給自己做活動經費,胡哲再也忍不住了,多好的父親!為了不再傷害父親,胡哲決定暫時應允,待后再想辦法脫身。

        第二天晚上,胡李兩家悄悄舉辦了婚禮。進入洞房之后,胡哲看到妻子因害羞而緋紅的雙頰,細密的眉毛下閃動著一雙美麗動人的大眼睛,雙手擺弄著辮子的神情遮不住一個鄉村少女的羞澀。胡哲真不忍心傷害這么一個好姑娘,怎么辦呢?胡哲這個馳聘疆場、英勇殺敵、氣蓋山河的戰斗英雄,此時卻沒了主意。多年來一直在槍林彈雨中闖蕩,何曾想到過兒女之情?山裉煲估,她那一雙含情脈脈的會說話大眼,融化了他的心智,他心跳的厲害,喘著粗氣…… 忽然,隔壁傳來父親的陣陣咳嗽聲,這聲音撕列著他的心肝,打破了新婚之夜的寂靜,也使胡哲從這一絲情網中掙脫出來。他的腦海中又重新浮現出領導的囑咐、戰友們的期望、同志們的等待,今夜已是向陜南特委匯報的最后時刻了。他毅然決定人隨心走,實話實說。他嚯的一下站起來,決然對妻子說:“翠蘋,咱們今天雖然舉行了婚禮,但還不能作夫妻”。“你說啥”?李翠蘋也蹭地站了起來,眼淚汪汪地望著胡哲,簡直是驚呆了?粗舸粽玖⒌睦畲涮O,胡哲從內心深處感到對不起賢淑的妻子。他輕聲說道:“翠蘋,你別發火,聽我給你講個故事。有一個人,是搞秘密工作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勞苦大眾而反對當今反動政府,都是很危險的事情,F在他的一部分戰友被敵人殺害了,他自己也遭到搜捕,可他不顧個人安危,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要推倒這吃人的舊政權,為死難的戰友報仇,建設一個美好的新國家。在他一心撲在自己事業上的時候,他的父親卻硬要他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他不愿意再傷父母的心,只有勉強答應。他也知道他的妻子是一位溫柔賢淑、善解人意、才貌雙全的好女孩,非常同情他、非常支持他,不知道他的這位妻子是否與他同心協力、攜手共進呢”?講完這個故事,胡哲的心平靜多了,他溫和地看著妻子,期待著她的回答。

        當胡哲說到“不能作夫妻”時,李翠蘋驚呆了。但當胡哲為她講完這個故事時,她的心又沸騰了。李翠蘋的家庭雖然是個地道的農村家庭,但她的父親博學多識,對《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等歷史故事倒背如流。李翠蘋從小就受父親的耳濡目染,對關羽、武松、劉備、諸葛亮等英雄人物十分崇拜,自嘆自己不是七尺男兒,不能躍馬揚鞭、馳聘疆場。如今這位真正的智勇雙全戰斗英雄就在自己眼前,自己怎能為了兒女之情又不答應他的要求呢?但答應了他的要求,自己又何去何從呢?她的內心在翻江倒海,胸膛一波一起起伏不平,最后,她的臉也由紅轉白,又由白轉紅,好一陣子,她才含著眼淚說:“我們已經成婚,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就不必繞圈子了,你所做的一切是為天下百姓的大好事,我早就知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說了吧,要我怎樣”!胡哲沒想到自己的妻子如此深明大義、如此通情達理,當即實話實說:“我不瞞你,今晚我有重要任務,得馬上回漢中向組織匯報”。“馬上?過了今晚不行嗎”?李翠蘋問。胡哲認真地點了點頭:“不行”。接著,他們四目相對,李翠蘋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他那堅定的信念、堅韌的毅力、堅強的決心,知道他說出的話份量是重的,是不會改變的。只好說:“您去吧,來日方長,父母有我照管哩,您別操心,下次請個假回來,多住些日子”。一股暖流涌上心頭,到哪里去找這樣夫唱婦合的革命伴侶呢?到哪里去找如此情操高尚的好妻子呢?胡哲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擁抱住妻子,深深給了妻子一個甜蜜的吻。

      為了不讓家人發現,李翠蘋滿含熱淚,手腳麻利的幫助胡哲撬開了后墻窗子,目送胡哲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一一一

        官以民為重
        黨中央“八七”會議后,中共陜西省委根據黨的決定,迅速命令黨員轉入地下,將革命重心由城市轉入農村,搞農村武裝斗爭。同時,一批陜西籍在上海、北京、廣州、武漢、西安等大城市讀書的大學生共黨員陸續返回陜西,到1927年9月,漢中域地內約有外地回漢共產黨員30余人,先后在寧強、城固、南鄭、西鄉、洋縣、鎮巴、略陽等縣建立起了中共黨支部,開展農運斗爭,發行進步刊物。1928年正月,以“孝義會”名義為組織的寧強群眾展開了聲勢浩大的抗苛捐雜稅斗爭,得到了城固農協會的聲援,但最終還是不幸失敗了。1930年2月,陜西省委派省委秘書長梁益堂到漢中,利用省立女子師范學校訓育主任身份作掩護,開展黨的地下工作,很快恢復和發展了黨組織,于1930年11月在南鄭龍崗寺召開了黨的第一次漢中代表大會,成立了中共陜南特委,梁益堂擔任書記,創辦了特委機關報《前驅》,翻印了一批馬列主義書籍,從而擴大了黨的影響。并在城固、褒城、鳳縣、西鄉、勉縣等縣發展黨員,建立各縣中共縣委和中共黨支部及黨小組。1932年12月,紅四方面軍西征途中進入城固,陜南特委命胡哲負責接待紅四方面軍工作,為紅四方面軍排憂解難、提供援助、解決問題,胡哲積極籌措到大量糧食和醫療藥品等,安排當地游擊隊員為部隊作向導帶路,為部隊提供情報和行軍路線圖,在秦嶺深山的南城褒邊區安置紅四方面軍重傷員40余名,受到紅四方面軍表彰獎勵,徐向前硬是擠出100支步槍和部分彈藥獎勵給陜南游擊大隊。賈拓夫任陜南特委書記后,進一步加強了黨對農村工作的領導,農民運動風起云湧、闊步前進。陜南特委根據省委關于武裝割據建立根據地的指示,從西安返回的西鄉籍共產黨員陳淺淪在西鄉和之前早在那里開辟農村工作的劉傳壁、陳明倫匯合,發動農民抗糧抗捐抗稅,組織武裝革命,改造地方民團,組織起700余人的農民武裝,為紅二十九軍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1932年5月,中共陜南特委決定組建中共勉縣縣委,領導勉縣境內的革命武裝斗爭。革命意志堅定、智勇雙全的“小諸葛”、頗有組織領導能力、又有豐富對敵斗爭經驗、具有中專文化水平的胡哲,被陜南特委任命為首任中共勉縣縣委書記,也是中共以來城固縣走出去的第一位縣委書記!勉縣籍旅漢黨支部學生黨員殷銳任縣委宣傳委員,此前建立的中共勉縣旅漢學生支部隸屬于中共勉縣縣委領導。

        胡哲走馬上任后,化裝成貨郎、乞丐、秀才、潰兵等跑遍了勉縣的山山水水,調查了解當時縣情;化裝成四川土匪深入龍譚虎穴,到勉縣的最邊遠原始森林地帶、勉略徽留四縣交界處的張家河土匪窩查訪了解情況……胡哲知道自已肩上的擔子更重,稍有不慎就會給黨和同志們帶來無可挽回的損失和生命災難。胡哲處處謹慎小心,勤政廉潔、為民謀利、以身作則、示范帶頭、謙虛認真、戒驕戒躁、沉著冷靜、潛心奮斗、突出中心、主抓重點、鍛造班子、團結奮斗,把黨的工作重心迅速從學校轉入農村,斗爭形勢也由辦刊物、刷標語、撒傳單、搞演講、集會游行、抗議示威等,轉入到發動農村廣大貧苦農民開展抗糧抗款抗稅斗爭,以發展壯大農村武裝革命為中心,大力培養和發展共產黨員,在中共勉縣縣委成立后僅半年時間內,革命斗爭就出現了蒸蒸日上的良好局面,農民協會、農民識字班、農民天地會等如雨后春筍般沖破地皮相繼成立;在貧苦農民中培養農協會員1000多人,發展中共黨員人數達45人,名列各縣前茅,建立了兩個中共黨支部和五個黨小組。良好局面的日漸延伸和黨員隊伍的不斷擴大,無疑給災難深重的勉縣人民帶來了光明和希望,標志著中國革命已深入農村,深得民心,深植沃土。也佐證了黨的民主革命方針:走“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城市”的革命道路符合國情。在中共陜南特委和勉縣縣委的正確領導下,勉縣革命武裝斗爭如日中天、方興未艾、席卷大地,進入到一個嶄新的階段,也讓胡哲的革命斗爭生涯、成長過程和豐富的組織領導能力得以淋漓盡致發揮。

       人生天地間,路路九曲彎,從來沒有筆直的道路;水能流淌到大海,就是因為它巧妙地避開所有障礙,不斷拐彎前行;許多聰明人沒能走上成功之路,不少是因為撞了南墻不回頭;人生路上難免會有這樣那樣的困難和挫折,拐個彎,繞一繞何嘗不是一個辦法;山不轉,路轉,路不轉,水轉,水不轉,人轉;只要正義在胸,不忘前行,步伐上轉一轉避其蜂芒,巧妙周旋,運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逆境也能成為機遇;只要在人生的征途上堅持信念,行動中拐個彎,步伐活絡多變,就會路隨人轉從而超越自我,開創出嶄新的天地、到達理想的彼岸。胡哲擔任勉縣縣委書記之后,分別在山洞、寺廟、學校、農協會、開明紳士家、德善雙馨地主戶等社會各處,設立了七處勉縣縣委辦工和指揮基地,周一至周日輪換一處作為縣委工作場所,高速運轉的指揮勉縣革命武裝斗爭,因此在胡哲擔任勉縣縣委書記的10個月內,敵人像瘋狗一樣四處搜尋勉縣縣委和胡哲書記等一班人,卻始終沒有得逞,始終沒有被敵人破獲。

       1933年2月,根據形勢發展與革命斗爭的需要,胡哲被任命為紅四方面軍陜南游擊大隊副大隊長。為更有力地開展軍事武裝斗爭,擴大對敵斗爭戰果,中共陜南特委決定由殷銳同志擔任中共勉縣縣委書記;胡哲調回陜南特委籌備成立南城褒邊區紅色根據地,實行紅色割據,建設陜南紅色蘇區,全身心主持陜南武裝革命斗爭工作。

       1933年4月2日,“馬兒巖反革命事變”后,中共陜南特委派胡哲到西鄉聯絡原紅二十九軍舊部人員,籌集經費,準備重建陜南地方武裝。胡哲接受任務后,潛入西鄉縣,很快聯絡失散的原紅二十九軍人員120多名,此后張德生赴川陜蘇區傳達中共中央給紅四方面軍指示時編入紅四方面軍。壯大了紅四方面軍力量。9月,陜南特委派胡哲潛入城固縣,匯集原陜南游擊大隊人員,籌備成立陜南新游擊大隊。胡哲以沖虛觀為聯絡點,利用人傳人方法,通知原陜南第一、第二、第三游擊大隊游擊隊員匯集于沖虛觀。沖虛觀為道家寺廟,規模宏大,建筑寬廣,四進三院,道長道徒有10多人,有廟房100多間,地處秦嶺南麓延伸地帶的黃土高坡,獨立成丘,四面無村庒,樹林濃密,大樹聳天,居高臨下,視野開闊,道路四通八達、便于晝伏夜出。張德生看后決定開辟為“地下紅色交通線”的一個兵站,主要和川陜蘇區紅四軍聯系,傳遞情報,掩護川陜蘇區紅四方軍和革命圣地延安的高級首長過境時休整和安全保衛等工作。

        陜南特委堅持黨的“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硬道理,堅決走武裝革命道路,百折不撓的與敵斗爭,陜南的武裝力量不斷擴大,1933年9月,陜南第三游擊大隊已發展到400多人。胡哲帶領這支隊伍打了數個漂亮的大勝仗,積蓄了革命力量、豐厚了戰利品、豐腴了各類物資,于1933年10月4日在秦嶺深山的大木場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南城褒邊區革命委員會”,胡哲擔任南城褒邊區革命委員會委員、邊區黨委委員、邊區軍事委員會委員,主要負責武裝革命軍事工作。
     
         堅守革命信仰的胡哲,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舍生忘死,把自已置身于民主革命的偉大斗爭,在陜南特委的領導下與其他仁人志士和衷共濟、風雨同舟、披荊斬棘,堅持開展游擊戰爭。遇到危險和困難時挺身而出、沖鋒陷陣、奮勇殺敵,始終站在對敵斗爭的前列,不畏犧牲、艱苦奮斗、成仁成義,成為陜南頗具影響的無產階級革命杰出指揮員之一。1935年7月,國民黨漢中黨部與土匪李養泉、賴貴堂勾結,兵匪一家,以一千銀洋收買了叛徒趙文升、陳寶仁、王維新。1935年8月30日,胡哲被三名叛徒以陜南特委書記要在秦嶺南麓的水磨山洞召開會議為名,將胡哲騙至光山蘿卜槽,前后夾擊端起步槍;說時遲、那時快,胡哲掏出手槍,連擊兩下未響,身后叛徒一槍擊中胡哲后背,胡哲倒在了血泊中,時年24歲。

       胡哲臨難頑強、舍身取義、視死如歸的義簿云天革命精神,成為天漢先鋒、陜南英雄,黨的早期革命精英,天地同悲,秦巴挽歌。如今,紅旗插遍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取得偉大勝利,讓我們每個活著的人見古鑒今、明智強心,繼承革命先烈的奮進之力、奮斗之功,厚植為民情懷,不忘民主革命時期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前輩,踏著烈士的鮮血,完成他們未競事業,建設一個更加富強美好、更加光輝燦爛、更加繁榮昌盛的偉大中華民族吧。

      歷史沒有放過任何一個作惡多端的壞人。殺害胡哲的土匪頭子李養泉因勾結國民黨縣長為匪作歹、殺害百姓,解放前被軍統莫爺廟訓練班特務處決;土匪賴貴堂和三名叛徒,解放后被城固縣人民政府首批搶斃。

       2021年6月15日


         (作者簡介: 方鵬霏、胡若思均為陜西城固縣委宣傳部退休公務員)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隨州遠古棋“復活”    益智休閑備受青睞
隨州遠古棋“復活”
隨州巖畫文化探考: 隨州“仙人棋”巖畫   棋文化源自隨州的物證
隨州巖畫文化探考: 隨
隨州雞血玉藝術品鑒賞
隨州雞血玉藝術品鑒賞
首個純“根味”文旅莊園開放酬賓
首個純“根味”文旅莊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隨州編鐘報社 | 法律顧問 | 友情鏈接 | 技術支持:清華網絡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主辦單位:隨州編鐘之聲報社 隨州都市網
新聞熱線:0722-7117922 廣告、服務熱線QQ:1254373707
舉報電話:0722-7117922 舉報郵箱:1254373707@qq.com
本站由隨州編鐘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網站備案號:鄂ICP備09003029號-8 技術支持:隨州清華網絡

鄂公網安備 42130202001923號

国产在线